亡汉者羌:无定河畔的百年战争

公元57年,东汉帝国的首都洛阳沉浸在一片哀痛之中。中兴汉室的东汉开国皇帝汉光武帝刘秀去世,他的儿子太子刘庄即位,史称汉明帝。

公元57年,东汉帝国的首都洛阳沉浸在一片哀痛之中,中兴汉室的东汉开国皇帝汉光武帝刘秀去世,他的儿子太子刘庄即位,史称汉明帝。刘秀留给儿子的是一片欣欣向荣的大好河山,建武之治,与民生息,汉帝国的国力如旭日东升。

但,谁也没有料到,日后毁灭帝国的种子,却已经在距离洛阳西北数千公里外的西北发芽了。

这一年的秋天,帝国西北边陲的陇西郡,正在享受建武之治和平、安宁和富足生活的当地老百姓和官吏们,忽然间听到了来自西北的震彻大地的马蹄声。

事情要从汉光武帝统一全国的战争说起。

亡汉者羌:无定河畔的百年战争

王莽时期,天下大乱,诸侯割据,当时控制帝国西北地区的那个人,名叫隗嚣。隗嚣年轻的时候,喜欢读书,少有侠气,在陇西一代极有名望,以隗嚣为代表陇右隗氏,在当地的根基很深,尤其,他们深受生活在汉帝国西北边陲的羌族人的拥护。

羌,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民族,有学者甚至认为,我们华夏民族的祖先,很可能来自于古羌族。

到了汉朝,羌族的活动范围囊括了今天甘肃、青海、以及四川等许多地方,他们既是威胁汉帝国西北边境的危险因素,也成为隗嚣割据一方的最好盟友。

后来,汉光武帝击败隗嚣,统一了西北地区。原先依附于隗嚣的羌人该如何处理,成为摆在汉光武帝和汉帝国面前的一道难题。经过长时间的讨论之后,汉朝决定,允许羌人内附。

而所谓内附,就是允许他们迁入关内,定居在汉帝国西北的四郡:武威郡、张掖郡、酒泉郡、敦煌郡境内。

看起来,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,既安抚了羌人,也给了他们比较稳定平静的生活,吃饱了,这些人自然会安生。但事与愿违,羌族内附的结果是,这些内附的羌族人与当地的汉朝人时常发生冲突。加之,西北的地方官多数都残酷苛暴,导致羌族反抗此起彼伏。

亡汉者羌:无定河畔的百年战争

小规模的冲突不断,但没有引起汉朝官方的重视,一开始只是如星星般的野火,很快就成了燎原之势。公元57年,内附羌人中实力强劲的一个部落—烧当羌反叛汉朝,进攻陇西郡,开启了羌族与汉帝国百年战争的序幕。

汉明帝火速派遣军队前去西北与羌族作战,但是,由于对地理环境不熟悉,水土不服,以及陷入羌族游击战争的汪洋大海等原因,援军全军覆没。

这种状况,后来,成为了汉羌百年战争的主流。羌族围攻西北重镇,汉朝要不断的从内陆派兵、运送物资去支援西北,但因为各种原因(地理不熟、客场作战、人困马乏、敌众我寡)等原因,败多胜少。

烧当羌之乱,从57年一直持续到101年。烧当羌安生下去了,羌族的另一个大部落丁零羌又起来反抗汉朝统治。丁零羌的叛乱持续了11年,耗费了汉朝大量的人力物力。

到了120年,汉帝国终于决定,倾全国的重力,一鼓作气,彻底解决羌族问题。汉朝派出了名将马贤和赵冲,率领汉帝国精锐部队和大量的物资前往西北,和各个闹事的羌族部落进行了长达22年的拉锯战。

拉锯战的结果是,羌族非但没有被扑死,反而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,马贤和赵冲也先后战死。于是,汉帝国的皇帝和大臣们终于认定了一件事,他们陷入了羌族人的陷阱里,不断这样用内地的力量长途跋涉去和羌人对抗是不行的,真正好的办法是用当地人和当地武装对付羌人。

亡汉者羌:无定河畔的百年战争

汉朝开始在河西四郡选拔优秀的将领和士兵,给予了当地的一些将领和太守很大的自主权,让他们带兵去和羌人打仗。在后来的很多年中,河西四郡涌现出了很多优秀的将领,如段颎、皇甫规、张奂等等,他们也的确带着河西四郡的勇士们把羌人修理的嗷嗷叫,但很快,这种类似养蛊一样的政策的副作用就显现了出来。

河西四郡开始出现了武装士族集团,有一些有野心的,心怀叵测的地方豪强,借着自己招兵买马,有极高自主权,并且在和羌人作战的过程中势力壮大的机会,逐渐开始在西北割据,其中的一些人,甚至和羌族人合伙,祸乱汉朝的西北边境。

比如说,在东汉晚期,羌人曾经掀起过一场声势浩大的反抗,这次他们已经不满足于骚扰河西四郡,抢点东西,而是要和汉帝国分庭抗礼,自己建国了。而这次羌乱的几位首领:韩遂、边章、宋杨、马腾等人,都是汉人,都是河西的武装豪族。

而另一方面,同样是出身河西武装士族集团的大军阀董卓,则聚集了数十万军马,趁着汉帝国内乱,深处国境,占领洛阳,成为了汉帝国真正意义的主宰。

在董卓和他的部将李傕、郭汜等人的祸乱下,汉帝国元气大伤,很快就失去了对全国的有效控制,后汉三国时代天下大乱的局面就此形成。

"亡汉者羌:无定河畔的百年战争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