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间故事:祖宗的遗物

阿雄66岁了,由于长年刀耕不辍,干起农活仍手脚麻利。那天,他吃过早饭就前往六盘山的山茶油树地里除草。

民间故事:祖宗的遗物

阿雄66岁了,由于长年刀耕不辍,干起农活仍手脚麻利。

那天,他吃过早饭就前往六盘山的山茶油树地里除草。

中午12点,他已经除掉了三分之一的林地。他感到手脚酸痛,决定停下吃午餐,期间饮了一斤米酒。

阿雄好酒,一日三餐可以不吃米饭,但酒一定要喝。

天过午了,太阳还是没有探出头来的意思,六盘山附近的田野一片墨绿色,没什么人影。附近山上有几座新坟,鬼楼、纸马、纸灯,影影绰绰。

“哪有什么鬼?都是人吓人的把戏!”阿雄自言自语。

阿雄吃饱了饭,喝足了酒,站起身来准备继续干活。

突然,他感到一阵眩晕袭来,接着整个人坠入了一个魔幻世界。

他伸了伸手和脚,感觉轻飘飘的,耳朵仿佛被风灌进去,充满了嗡嗡声。他想拿起镰刀,却发现镰刀很重,根本使不出力气。他试图操起锄头,发现手麻酥酥的,根本挥舞不了。

阿雄瘫坐下来,大口大口喘着气,冷汗直流,眼冒金星。他感到整片山茶油树林旋转起来,起初是慢慢的,接着是飞快的。最后是一阵眩晕袭来,阿雄哗啦啦地吐苦水。

他趴在地上,感到天旋地转,就在这时,一道奇异的光投到了地头上,接着那里出现了两个人。

阿雄惊讶地看到,那两个人中有一个是父亲,另外一个是自己的伙伴阿伟,他们正在费劲地抬着一副棺材。

“雄儿,快来帮抬棺材吧,太重了,我们两个抬不动!”阿雄的耳边响起父亲的呼喊。

“阿雄,还等什么,赶紧过来帮抬棺吧!”伙伴阿伟朝他挥手叫喊。

民间故事:祖宗的遗物

“父亲已经去世20年了,阿伟也已去世三年了,他们怎么会出现在那里?”阿雄想到这里,不禁打了一个激灵。他想大声呼救,可舌头仿佛打了结,根本发不出声。

他用手擦了擦眼睛,那道光嗖地遁去,父亲和阿伟不见了,地头一片阴森。

阿雄回过神,颤巍巍地揽过镰刀和锄头,踉踉跄跄地跑出山茶油林地。

回家途中,阿雄双脚如挂铅般沉重。一路上,他碰到了好几个乡亲。

那几个乡亲事后回忆说,当时阿雄铁青着脸,两眼空洞,失魂落魄,打了招呼也不回应。

阿雄事后说,他记得那天遇见谁,谁打的招呼也都听见了,他想回应可就是发不出声来。

从山茶油树林到家里不过四公里山路,可阿雄回到家时已是黄昏。

他走进家门,还没来得及放好镰刀和锄头,就像一截木头似地倒下了,眼睛瞪得大大的,牙齿咬得嘎嘎响。

民间故事:祖宗的遗物

老伴见状,赶紧向乡亲们呼救。乡亲们七手八脚将阿雄送往医院治疗,经过抢救,他总算从鬼门关逃了回来。

医生说,再晚点到阿雄就没救了。老伴听了,既心存侥幸,又感到后怕。

生龙活虎的丈夫突然生病,阿雄嫂百思不得其解,便请巫师问卦。

巫师掐了一通手指后,阴着脸说:“你们是道公世家,上溯七代都有人做道公,专门给死人送殡,可到阿雄这代就没人继承衣钵了,眼看香火没人续,祖师爷责怪他不孝敬,决定惩罚他……”

原来,阿雄年轻时以家里孩子多、劳动力不足为由拒绝做道公,等上了年纪又说老了做不来,传承了七代的道公衣钵眼看着就要断送在他手里。

阿雄嫂回家后,追问丈夫当天在六盘山看到了什么,阿雄才把看见父亲和阿伟抬棺材的事情抖了出来。

“还好当时我没跟父亲走,不然现在你们就看不见我了。”阿雄心有余悸地说。

阿雄嫂听了大惊失色,赶紧杀一只公鸡供奉宗堂,叫丈夫对着宗堂烧香磕头谢罪。

“看来,老祖宗的东西不是随便说丢就能丢的!”阿雄决定拾起祖传的典籍,将祖传七代的道公衣钵传下去。

"民间故事:祖宗的遗物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